瑜珈可以練習什麼?(二)「真實」|旭亞專欄|YogaAsia 亞洲瑜伽

向來真實就不是那麼討喜,所以大部份的人都不喜歡聽到實話,也不喜歡說出實話。

「忠言逆耳」,真實的話確實不好聽,但也唯有真實才能引領我們想去的地方。怎麼說呢?不喜歡實話的人,便會想盡辦法使用華麗的辭藻掩蓋,想像道路上蓋滿了鮮豔的花朵,和飽滿的綠油草坪,還能看見原本道路的樣子嗎?還看得見那裡有幾條岔路嗎?

在瑜珈課程裡,我們應該都有過這樣的經驗。做到某一個動作時,當下可能會覺得很卡、很奇怪,甚至覺得困難,但是,往往因為有了「我在上瑜珈課」的念頭影響,無形中便會勉強自己做到那樣的動作,當然,我們可以說「瑜珈就是要練習勇於嘗試」、「就是要練習堅毅的態度」、「就是要練習不輕易放棄」,然而,在這個概念下,試著問問自己:「我真的『真實的』想要練習勇於嘗試、堅毅和不放棄嗎?」還是,事實上只是覺得:「因為沒做到動作就等於做不好」、「因為沒做到動作就好像沒有完成一堂瑜珈課」,甚至是:「別人都做得到,如果我做不到這個動作覺得很丟臉耶」。

或許大家在日常生活中還有過一種經驗。明明我自己「感覺到不舒服」,可是我卻「佯裝自己還好啊」;明明我自己覺得「再這樣下去會崩潰」,可是我卻「咬牙硬撐下去」;明明我自己「開心到要飛起來」,可是我卻「假裝鎮定」;明明我自己「為自己感到驕傲」,可是我卻必須「展現出謙虛」。不管那些所謂的正面或負面感受,我們經常習慣於隱藏,總是表現出違背自己真實感受的樣子。有沒有想過,為什麼?是礙於社會角色?社會形象?還是社會價值觀?抑或只是害怕別人看見自己真正的樣貌?

試著回想一下這些情況。當我們心裡想著「不好」,嘴上卻說著「好」;心裡想著「要」,嘴上卻又說出「不要」;對某件事或某個人在心裡「拒絕」著上百遍,表現出來卻還是「接受」。自己當下的身體感覺是什麼?當下的心裡感覺是什麼?那種與自己感受相悖的感覺如何?可惜的是,我們通常選擇粉飾太平。許多人可能會說:「我沒辦法呀!」那麼何不再進一步坦承地問自己:「我是『真實』真的沒有辦法了。」還是:「好像是有辦法,只是不想面對。」的確,無論是真相或實話,往往是令人難過、難堪的,甚至令人感到崩潰,卻是能幫助我們重新檢視、調整,並且推動我們繼續前行的一大關鍵,除非你已經選擇在原地打轉也無所謂。

在瑜珈八支(the eight-limbed yoga)的第一支「持戒(Yama)」裡便提到 Satya ,英文譯作 Truthfulness,中文譯作真實、誠實,即是對自己的所想、所言、所行,要確切地符合實際情況;Phoenix Rising Yoga Therapy 瑜珈療癒的八大元素裡,亦提及 True 和 True in Action,即是對自己真實的觀察,並且真實地實踐在行動中。簡而言之,便是「言行一致」。

真實地,看見自個兒的優點和缺點,看見自個兒的喜歡和不喜歡,看見自個兒的正面和負面。真實地看見這個真實的自己,並且真實地將它們表達出來。

當你對自己真實了,你也會真實對待眼前的人事物。

當你對自己真實了,那麼,對你真實的人事物也就隨之而來。

台灣首兩位取得國際瑜伽療癒師(PRYT)資格,旭亞老師希望透過瑜伽練習,能帶給大家更多身體以外的經驗,使瑜伽真正融入生活,生活處處是瑜伽,人人都能擁抱美好的自己。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